• 目录
  • 黑帝的女人 分节阅读 5
  • 下载
  •   「妳何须关心她?她不过是个自私又骄纵的女孩。」黑曜不屑的说。
      
      「这也是难免的啊!小姐长得漂亮,又受父母宠爱,你要她怎么不骄纵?」
      
      岑淑娟因这番话不但无法安抚黑曜,反倒让他更加厌恶起凌颂恩。
      
      就因为长得漂亮,又受宠爱,就可以这么目中无人。任意妄为,甚至害死人还能心安理得的活下去?
      
      她以为她是谁?她知不知道自己的任性改变了多少人?
      
      想起珊珊的笑,温柔而又娴静的神情,还有──一直到失去,才猛然惊觉到存在的孩子!
      
      怒火一发不可收拾,黑曜愤怒的拿起外套,起身向外走去。
      
      「曜,你去哪儿?」岑淑娟根本不明白他为何发脾气。「曜!」
      
      庞大的身躯气势虎虎的往前走,肃杀的神情连恐怖份子也要让他三分吧!然而岑淑娟却大胆扯住他的手。「你是怎么了?曜!」
      
      「娟姨,」黑曜没有回头,声音自前方冷冷的传过来。「不要阻止我,我自有我的处理方式。」
      
      
      凌颂恩跪在地上,努力的擦拭原木地板,被蜡涂得亮晶晶的地皮,隐约反映出她累极的小脸。
      
      要打扫这上下加起来、超过一百坪的房子,真不是件简单的事,光清洁地板,就耗掉她一整个上午的时间,更别说还得打理他每日的生活。
      
      这个臭男人真的将她当女佣使唤了,每天无论多晚,一回来就得替他洗脚、泡茶、收拾衣物与放洗澡水。
      
      他是没手没脚吗?即使当年生活富裕的时候,她也没这么折腾家中佣人!
      
      那个变态一定是故意的!就像那天他强迫自己是一样的。
      
      他不过是想羞辱她、践踏她,要她驯服而已,她偏偏不遂了他的心愿。
      
      做女佣就做女佣,反正吃亏的是那个混蛋!
      
      想到这里,像是已经打败了那个可恨的男人似,凌颂恩开心的哼起歌来。
      
      她边哼着歌边为地板上蜡,冷不防被一股大力压倒身子,水桶「泼」
      的洒了一地。
      
      男人强壮的身躯挤入她的两腿之间,双手如铁箍、从背后扼住凌颂恩细瘦的手腕。
      
      「你是谁?你要干嘛?」凌颂恩凌颂恩尖叫。
      
      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人敢登门行抢,太不可思议了,这里高昻的管理费在收假的吗?
      
      「妳似乎过得非常愉快?」熟悉的声音让凌颂恩全身一震。
      
      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?平常若没超过凌晨一点,他是不会出现在房子里的。
      
      「你想做什么?」凌颂恩吃痛,扭动着身子想挣出他的箝制。「你无聊耶!上班不上班,就为了特地回家看我愉不愉快?」
      
      「不错,妳的情绪是我关切的重点,」黑曜低下头,温热的气息拂过她敏感的耳垂。「我只想看妳哭丧着脸,忧郁而悲伤。」
      
      「不可能!」凌颂恩啐了一声。「你愈要我哭,我就偏要笑给你看,气死你,哈哈哈──啊!」
      
      突如其来的锐利痛感让她忍不住呻吟。「你变态,快别那样弄!」
      
      「是吗?妳不是想笑,想气死我?」黑曜的手指直接探入她的底裤,拉扯她的隐密的花蕊。
      
      「啊──啊──别弄,别……」粗糙的指尖揉转着敏感的蕊珠,一股说不出是快意还是痛楚的感觉侵袭着她。
      
      「放开你……脏手……」她屈起身子、含糊不清的说。
      
      好羞耻,好丢脸,这个变态又要欺负她了,她不能这么就让他发泄兽欲。
      
      「走开!」凌颂恩奋起仅余的力量,抬起嫩白的大腿往后勾去,心中诅咒最好踢中他的「兄弟」,让他从此不能人道。
      
      可惜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她,还未踢到最高点,足踝已被他牢牢握在手中。
      
      「妳真是只小野猫!」黑曜不怒反笑。
      
      
      反抗愈激烈、愈合他的心意,若凌颂恩轻易就顺从,他反而会怅然若失呢!
      
      黑曜单手制住她,另一双手则扯下领带,迅速将凌颂恩的左手与右脚绑在一块儿,让她的身子奇异地向后弓起。
      
      「你干什么这样绑住我?变态变态大变态!」凌颂恩叫嚷,无奈手脚被縳,她根本挣脱不了。
      
      「我的确是变态!」黑曜爽快的承认。「而妳──却自甘下贱到当我这变态的玩具。」
      
      「玩具?!」凌颂恩僵直了身子。「你不是要我当你的女佣,当作交换条件?」
      
      
      「我没答应过,从头到尾都是妳一个人在自说自话,甜心。」他拨开她花园两扇香馥柔软的门,再度以指叩关。
      
      他以指来回摩挲滑润的花园口,感觉花蕊轻轻颤抖起来,涔涔暖意像有自我意识似的,从泉源处缓缓流出,润湿了他的手掌。
      
      「你……别弄那里……」凌颂恩尖喊.
      
      「哪里?」黑曜恶意的狎笑。「是这里?」
      
      手指来到花唇前端。「还是这里?」拇指按压另一侧的蕾包。
      
      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呻吟声情不自禁的自凌颂恩的喉咙流泻而出。
      
      好可怕,这是怎么回事?自己怎么会发出这种淫荡的声音?难道自己竟被这禽兽的下流手段给取悦了?
      
      不,不可以!她咬住下唇,忍耐体内乱窜的热流,不停深呼吸以平复身体的激烈反应。
      
      「还真能忍!」见到她颤抖的肩膀,黑曜轻蔑的冷笑。
      
      明明就是放荡的女人,何必装出一个贞节烈女的样子?
      
      在遇见她的那晚,他早就透过介绝人,将凌颂恩之前的「经历」调查得一清二楚。
      
      白天的她,在一家小贸易公司当老板秘书。老板秘书?这职位本就引人怀疑,姑且不谈言个,晚上的她偶尔客串交际花,陪些外地富商吃吃饭、喝喝酒,至于后续动作,就是她和客人之间的事了。
      
      会参加他主办「黑暗派对」的女郎,会是什么纯洁少女?同时得应付两个男人以上的她,「功力」也不同凡响吧!
      
      伸指弹了弹娇艳的红花,他耐心的亵玩她湿润的蜜源,存心逼出她故做矜持的呻吟。
      
      凌颂恩憋红了粉颊,阵阵奇异的暖流自小腹以下倾泻而出。他灼热的手指彷佛带有魔力,在接触的每一点燃起簇簇火焰。
      
      揉、点、
    分节阅读 5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  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加书签
    回顶部↑ © TXT图书下载网